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领导财色兼收
领导财色兼收
老婆揉了揉眼睛说:“啊。这么快就到家了。今天好累啊。我只想快点到家。老公你开快点。”“好的。”没一会儿功夫就到了晓月家楼下。老婆由于要上厕所打开车门就跑了上去。我从后备箱拿出给强子带来的胜利果实(都是纯绿色食品,在市里很难找到的。
帮着晓月抱到楼上,刚到门口看到我老婆在用脚使劲的踢门。晓月说:“怎么?强子没在家吗?我来开门吧。”说着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屋里面很整洁,看的出来临出门的时候晓月用心打扫过了。虽然我和晓月他们认识也有段时间了。可是一直也没到他们家来过。这次还是第一次。虽然80平方米南北朝向的2居室比我家小了很多,但布置的很温馨。刚进客厅首先看到墙壁上面挂着42寸的液晶电视,下面的电视柜上面摆放着小孩玩具和花瓶。电视柜的对面是布艺沙发,茶几是和电视柜一套的。客厅的左边是阳台右边是厨房,透过厨房的玻璃拉门看到里面的锅碗瓢盆摆放整齐,很有秩序。看得出晓月的细心。

穿过客厅对着的是卫生间,大约20平方米左右,80平米的房子有这么大的卫生间很难得了。卫生间的两边分别是主卧和客房。我把箱子放到门口喘着粗气说:“晓月快给我倒杯水,渴死我了。”“好你等下啊。好几天没在家屋里很脏,你们先自己找个地方坐一下,我去给你们烧水。”说着话进入厨房。我和老婆在沙发上面看着电视。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强子于是对老婆说:“你在这里陪陪晓月吧。我去找找看强子在什么地方。这一路上我的感觉很不妙。”晓月手里拿着两杯开水递给我们,:“先喝口水吧。我给强子打个电话。”我说“别打了。我一路上都在打,前几天一直是未接,今天已经关机了。你想想他会去哪?我一会就出去找找看。”晓月说:“我也不知道他能去哪啊。平时他出去做什么从来都不告诉我的。”看得出来问晓月也是没有结果。还是出去找找看看吧。于是我出门发动车子,先去他的档口,发现拉着帘,问了问旁边的业户,他们说好几天没看到他们两口子了。于是我又找了很多地方都是强子有可能去的地方。到了晚上,我的电话响了。“喂~你找到强子了吗?都这么晚了,”是老婆打来的。我对着电话说:“还没有,我把他以前跟我提到的每个地方都找遍了。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他去哪了。”“那你给高哥打个电话问问他看看最近强子有没有跟他联系过……”我想也就是这个办法了。于是我拨通了高哥的电话,电话接通,高哥接的,我问到:“高哥,我是峰,你最近有没有强子的消息,我快把这个城市翻遍了也没他的消息。”“哦,你说强子啊?我听说他涉嫌走私已经被关起来了。我也是今天下午才知道,我的同学正好负责这个案子。”这个问题严重了。我必须马上告诉晓月。本来想打电话但想了想还是见面说比较好。毕竟不差这点时间。
于是我回到晓月的家里。晓月正在看电视,老婆在沙发上面躺着,看到我进门她们都问我:“找到了吗?”看到晓月我真的不忍心告诉她,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了这个消息对她的打击,但这件事情她有权知道。于是我开口说:“我问过高哥了。高哥说强子涉嫌走私已经被批捕了。”晓月当时就瘫坐在地上。我和老婆把她扶起来。老婆说:“这怎么回事啊?强子怎么能涉嫌走私啊?会不会搞错了?高哥说的准不准啊?”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婆提出的问题。但我也只能相信高哥说的话。于是我对晓月说:“  晓月,你别忍着,想哭就哭吧,明天我在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先把人捞出来。你的事情我一定尽力。”听完我的话晓月再也忍不住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哭起来。看着她哭的样子我心都碎了。我老婆上前安慰晓月。“晓月,我陪陪你吧。有峰在给你跑这件事情你就放心吧。我相信强子会平安出来的。”我也再次对晓月做了包票,不论多大代价一定要把人捞出来,只要涉案金额不大,案件还在市级的范围的话我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起床梳洗过后就开始为强子的事情奔波。我先找到高哥,高哥说负责案子的是他的同学。他也答应想想办法。我知道他们办事还都是看在钱的面子。于是我说道:“高哥你一定尽力帮我先把人捞出来,我就全指望你了。花多少钱你我都会出的,钱的问题你放心。”高说:“这是哪的话啊。强子是你的兄弟,那就是我的兄弟,何况我和强子也一起打过炮也算是新四大亲密关系之一了,就是你不说我也会帮这个忙的。”虽然我知道他说的不是真心话但我也很感激他,于是他先给他的同学打了电话:“喂~!张局啊。我是老高啊。最近忙什么呢?”电话那头说:“呦,老高啊,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不是老样子,你怎么样?看来很闲啊。兄弟真羡慕你啊。”“羡慕我什么啊。晚上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地点我选时间你定。”电话那边说:“好,那就晚上6点吧,”我和高约定晚上5点在5星饭店见面,我急着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晓月就与高分手各自去忙了。我又去找了几个朋友帮忙打听打听。转了一圈回到晓月的家时已经是下午了。她们已经把饭菜做好在等我了。 
 我进门脱下外套到餐桌上闻了闻,香气飘进我的鼻子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这才想起早上到现在滴水未进呢。拿起筷子就把菜往嘴里一顿猛送。晓月说:“看把你急的。饿了吧。这一上午你辛苦了。来坐下慢慢吃,”我知道她想知道我这次去的情况,我也不绕弯说:“今天晚上5点在五星饭店谈这事,我看八成没什么问题。”晓月说:“那好,我也去,”“你?我们男人谈事我看你就算了吧。”我知道今天晚上不光是吃饭,我不想晓月跟这些人打交道于是找了个借口“我怕颖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看你就在家陪她吧。”这时候颖出来了:“我这么大人有什么不放心的啊。在说要不是有小宝宝我也想去呢。晓月一上午坐立不安的一头转进厨房就没出来过,做了这么一大桌的菜我们3个怎么吃的完啊。你要在晚回来几个小时满汉全席就摆上来了。”我还想说点什么老婆打断我继续说:“你这个人看见酒就知道猛灌会耽误事的。晓月去正好还可以看着你点,免得你失态。”我想反正晓月是当事人的直系亲属,她有权利知道事情的发展,在说老婆已经下了命令我也不好拒绝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打算带着晓月去。于是嘱咐晓月:“你去倒是可以,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要冷静到时候都听我的。毕竟还是需要讨价还价的嘛。”
  我载着晓月来到约定地点,高还没有到我们定好包房没一会高就来了。说“他马上就到,来的时候我通过电话了。这位美女是?”说着话看到晓月。我站起来说:“这位是强子的老婆。这次多亏高哥帮忙她非要来感谢您,”高呵呵笑道:“哪里哪里,我就是顺道搭桥,哪算帮什么忙啊。太客气了。来弟妹别站着了,快坐。”说着上前要去拉晓月,晓月没等他过来就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旁边,高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只能坐下,但眼睛色迷迷的盯着晓月丰满的双峰。  没一会儿在服务员的引导下张局就走了进来,屋里的三个人都同时站起身,张局相貌长的很猥琐,看了就让人讨厌,但现在毕竟有求于他没办法我勉强堆起笑脸迎了上去。张局看到我冲着高说:“老高这位兄弟是?”高这时也来到我身边说:“哦。这位是我的一个小兄弟,人很仗义,知道今天我要请张局吃饭非要我带他来引荐一下。”我也赶忙说:“张局好。我已经仰慕张局好久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借高哥的面子我终于见识庐山真面目了。”我虚伪的说着把名片双手递了过去。张接过名片看了下:“哦原来是李总啊。幸会幸会,真是年轻有为啊。”“哪里哪里在大哥面前我算那个葱啊以后还需要张局大力提携啊。以后需要仰仗张局的地方会很多。”张局对我的马屁还是比较满意脸上都笑开了花。“呵呵,好说好说啊。今天第一眼看到兄弟就感觉很投缘啊。以后有事尽管开口,不用客气。”“一定一定。”我说着就把张局让到上位。张局也没客气坐下来发现旁边的晓月就问:“兄弟,这位美女是?”我忙说:“哦。是我的一个朋友。”
  然后开始点菜,一顿客套当然是免不了了。这家还是很有效率,没一会儿功夫酒菜就以上齐。我们举杯客套几句就开始吃喝。这段时间张和高的眼睛就没怎么离开过晓月的身上,嘴里也都是满嘴的成人笑话,搞的晓月很不自然。酒过三巡高哥开口说:“老同学,今天有件事需要您帮个忙,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你不要拒绝奥。”张局低头继续啃着大龙虾头也没抬说:“什么事情啊。我就知道你老高没那好心,这一定是鸿门宴”高哥就把强子的事情说了出来。张局用餐巾擦着他那油乎乎的大胖手说:“这件事我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等我回去帮你看看吧。”张局打着官腔高哥心里很不痛快但毕竟有求于人也只能忍了。接着说:“那个强子就是晓月的老公,你不给我面子也要给晓月个面子吧。”张局说:“这个嘛……”然后看了看晓月,晓月也很懂事的说:“张局这件事情务必要帮帮小妹,我们家全指望这我那口子要是没有他我都没法活了。”张局说:“妹子不是哥哥不帮这个忙,这件事情确实很棘手。那个案子可是跨国走私,涉案金额很大啊。不是我一句话两句话就能算的。我也很为难啊。”说着话手就在晓月的腿上一通乱摸,边摸边说:“今天我不胜酒力让你们见笑了。现在头痛的厉害,这事我知道了明天我酒醒以后回去了解一下尽快给你个回复吧。”高哥刚要说话。张局一摆手说:“老高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事确实很难办。我只能尽力办了。”说着话起身摇摇撞撞的就往外走去。老高上前扶住张局说:“你看你这样也回不去啊。要不我让服务员在上面给你开个房间,你先休息休息吧。”然后扶着张局往外走,我起身要送老高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坐下来等着。然后就带张局走了出去。
  大约过了20来分钟老高回来了。我忙问:“高哥怎么样?他答应了吗?”老高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这事嘛说好办就好办说难办也难办,主要看……”老高不说了。我急着说:“老高你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跟我你还卖什么关子,要多少钱说句话。”老高说:“钱当然是必须的。但人嘛……”说着话眼睛就落在晓月身上。我明白了那个死肥猪是钱和人他都要。钱我可以付,但人我死活也不能给。我气愤的说:“tmd,他算什么东西,大不了不求他我找别人。砸多少钱这事我办定了,人他想都别想。”老高说:“峰你冷静点。这事是他主办的。只要他不点头,你找谁都没用。要是公事公办我看这事你找谁谁也办不利索。现在就看晓月的了。”我气的把手里的酒杯重重的砸在了门上。  晓月站起来说:“没事,别生气了。你们说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不就是想要我陪嘛。有什么的啊。我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陪就陪被。只要强子能平安无事让我做什么都行。”我说:“不行。这事我不答应。我怎么能让你去陪那个王八蛋。寄生虫,败类。等有机会我早晚收拾他。”高看着我那么气愤用迷惑的眼光看着我说:“人家晓月多明白事啊。她都愿意你说你小子怎么那么不开窍啊。我看你们俩的关系不正常吧。”我怕高猜出我和晓月的关系忙说:“哪里的事。晓月是我哥们的老婆。我哥们有难我帮不上忙也不能让他的老婆受委屈吧。”晓月的眼睛里充满了泪花可能怕我看到转过身对高说:“高哥,我愿意,真的。只要他说话算话我不怕受这点委屈。他在几楼?”高说:“这点我保证到时候你老公一定出来,毕竟还有钱的面子嘛。他在13楼。”晓月擦了下眼角的泪水推门就出去了。我知道她的心里很难过。我又何尝不是呢。这事办的窝囊死了。可晓月已经走了我也没办法。举起酒瓶一仰头就往嘴里灌。高说:“行了,今天我也喝的有点多。我们走吧。有什么事情明天我在去找他看看。”说着话拉着我就往外走。我要去结账老高说:“单我已经签完了。这顿算我的。”  走出酒店的大门服务员给我们拦了两台的士我打开车门让老高上去:“高哥你先走,今天辛苦了。明天我给你打电话。”“好吧,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先走了。”说完关上车门让司机开车。
  看着他们走了,服务员已经把车门打开,我也上车告诉司机晓月家的地址,直奔晓月的家。  一路上我的头涨的要死,满脑袋都是那个大肥猪爬在晓月的身上用他那肮脏的舌头舔着晓月美丽动人的娇躯。我的心里一团乱麻。大喊一声:“司机停车。”司机一脚急刹我的头差点撞在风挡上面。司机问我“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落酒店了吗?”我不等他话说完就说:“回去。快点。”司机掉头开回了酒店。我掏出钱包数都没数抽出几张人头就扔在操作台上就下车往楼上跑。司机在后面喊:“先生用不了这么多。喂,我还在这里等你吗?”我这时候哪还管那么多就喊了句:“你随便吧。”我跑到电梯口用手狂按电梯按钮。也许是我心情焦虑感觉电梯特别的慢。按了半天电梯还没有下来。我的心情也冷静下来了。这个时候我上去也已经于事无补了。他们已经开始了。万一那个肥猪要是一生气,晓月的罪就白受了。我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两眼无神的走出酒店,服务员在后面喊我我都没有听到。我来到停车场把我的车开到酒店的门口眼睛紧紧的盯着酒店的大门,感觉今天晚上的时间过的好慢啊。 
 不知道等了多久我的脸上已经满脸泪痕,下面的已经干了。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走路扭的很厉害。啊。是晓月,她终于出来了。我拉开车门喊着“晓月!”就向酒店门口跑去。晓月也发现了我。  我上前抱紧晓月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我不想让她发现我脆弱的一面,于是把头深深的麦在她的秀发里,晓月感觉我的抽搐说:“你抱的我喘不过气了。要憋死了。送我回家吧。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着了。”“好好。上车我们回家了。”说着话拉着晓月的小手走进车里。“坐好了我们走吧。”也许喝了酒在吹着秋风我的头越来越重,车已经不走直线了。“小心。”我听着晓月大喊我的脚猛的踩住刹车。“吱~~~~~~~”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我的车撞在了马路边石上。“呼~好险。”我呼了一口气。“你怎么这么开车啊,喝多了就早点回去呗,你还在这里等我,还要开车,多危险啊。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说着话眼泪哗哗的流下来。我用手给她擦着眼泪。“我担心你嘛。你知道你进去这段时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我感觉时间过的好慢好慢,我……”“我是你什么人啊?你担心我什么啊。我用的着你担心吗?你……”晓月带着哭声冲着我一通猛喊。我没等她话说完我的嘴就印在她的小嘴上。晓月一把推开我给了我一巴掌然后紧紧的抱着我,女人毕竟是脆弱的我心痛的抚摸她的后背,这个时候最好什么也别说。我们抱了一会儿,晓月抬着头看着我说:“峰~!我脏了吗?你还会喜欢我吗?知道嘛,今天看到你为了我那么生气我的心里真的很高兴,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我不想让你为难。答应我不要生我的气。我爱你。”听着晓月的话我的眼泪再次流下来了。感觉这一天把我20多年没流过的眼泪一下全都流出来了。我把晓月的座椅放倒,爬到她的身上亲吻她的额头,耳垂,脖子,解开她的外套,我发现她的里面竟然一件衣服也没有同时身上还有一片紫青。我问她:“这是怎么回事?”晓月哭了:“别问我好不好。求求你不要问了。”“是那个肥猪干的?我操tmd他怎么那么变态啊。在这等我。我去费了他。”说罢就要下车,晓月紧紧抱着我的胳膊哭着说:“不要去,不要。我不要你有事,我宁愿自己有事也不要你出事。强子现在不在我身边了。我不想在看不到你,那样我会害怕。求求你。”看着晓月哀求的眼神我温柔的亲吻她的嘴唇说:“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我会保护你,我发誓不会在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会拼命的。”晓月解开自己的衣服也帮我脱去外套:“我要你,我要你操我。狠狠的操我。”由于在车里很不方便我坐回原来的位置把自己的衣服脱的光光的。晓月爬过来枕在我的肚子上用手抚摸我的鸡巴。上下套弄着说:“这东西真好。”说着就把嘴靠了上去。她的舌头舔弄我的马眼小手玩弄我的阴囊直到肛门在回来套弄我的鸡巴。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脑海却浮现晓月刚刚也在为死肥猪口交。我忍不住问晓月:“把刚才你们的事情告诉我。”“我不。你听了会很难受的,事情已经发生我是逃避不了了。但是我不希望这件事影响你的心情。”我抚摸着月的秀发说:“我要听。我想替你分担,我没能保护你就让我替你分担你的痛苦吧。”“你真的要听?”我点点头把晓月放回她的位置上躺下来我的身体从新爬到她的身上。晓月终于开口了。:“我刚进门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他可能听到我进来了。就叫我进去。那我怎么好意思啊。我就呆呆的站在那里,他拉开门身上都是水眼睛瞪的大大的样子吓死人了。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就往卫生间里面拖。任凭我怎么哀求怎么叫他都不理,进入卫生间他一把把我推倒在地上然后骑在我的身上用力撕扯我的衣服。我当时抵抗了。真的抵抗了。可是他像疯了一样我根本就没有还手的力气。他扯下我的衣服拳头不停的落在我的身上,疼的我快晕过去了。我哭的声音越大他就越兴奋一把脱掉我的裤子对着我的逼开始咬。咬了一会儿还感觉不过瘾就把我翻过来用脚踩我的屁股,还把脚指头伸进我的屁眼。我的嗓子都哭哑了。”  听着晓月的遭遇我虽然很气愤但也很刺激,那是我从未体验到的刺激,我有些迷糊了。为什么我爱的人被别人蹂躏我会这么刺激呢? 
 晓月接着说:“他把我拉起来让我亲他的鸡巴,他的鸡巴很小我一口就可以含进嘴里,有很重的尿骚味。我恶心的直想吐。他拽着我的头发前后抽动了一会就把我抱起来走到床边把我狠狠的摔在床上,顺手把他裤子上的腰带抽出来使劲在我的身上抽。我疼得嗷嗷叫。他却没有停的意思。我没办法就开始躲,可是还是被他的皮带扫到。我害怕了就往门外跑。也顾不得身上的衣服不整。还没跑到门口他飞起一脚就把我踹翻在地。‘臭婊子还想跑。今天乖乖的把老子伺候舒服了你老公的事就好办,要是不配合你自己想想后果。我说到做到。’他一把拉着我的一只脚像拖死猪一样把我拖到床边抬起脚狠狠的踢在我的肚子上。我的肚子像裂开一样的疼痛。感觉肠子都搅在一起了。他用裤腰带把我的双手绑在一起。把我的身体按到床上双膝跪在地上。他蹲下来把他的鸡巴塞进我的逼里。嘴里还说:‘真tmd的嫩,你老公是不是一直把你摆在家里不舍得用啊。多浪费资源啊。今天老子让你好好享受一下。’他的鸡巴太小了只能在我的阴道口来回抽动,感觉像好多蚂蚁在爬一样,痒的我很难受。他又用牙咬我的后背,都咬破了。他感觉操我的逼不过瘾还把他的手指头捅进我的屁眼里来回抽插。”晓月不说了。我的鸡巴已经硬的不行了。把鸡巴插进她的逼里操着她。她的呻吟声很大。我问到:“你叫床了吗?”晓月把头转向一边说:“我叫了。叫的声音还很大,我想反正已经这样了我闭着眼睛想象操我的人是你,这样我就好受多了。我忘情的叫着你的名字,他问我‘你跟峰还有一腿啊?没想到你这婊子也不是省油的嘛。’我根本没管他放的什么屁。就当他不在,我继续呻吟着声音也越来越大。他把手指从我的屁眼里抽出来放到我的嘴边让我舔,我感觉好恶心啊。臭臭的。他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就把上面还带着大便的手指头伸进我的嘴里,恶心死了。我想要吐出来可是没成功一会他的手指头上面都是我的吐沫大便也没有了。一定是吃进去了。他抓着我的双腿抱起来夹在他的腰上。我的半截身体在床上下面都悬空了。他就这样操着我的逼。顶的我好兴奋。下面的水流了很多。边操还边说:‘真tm爽。操~操死你个小骚货。’我被他操着我还这么兴奋我都感觉我自己就是个小骚货。我的屁股使劲的扭叫床声也越来越浪。没一会儿他就射了。”“他射你的逼里面了?”我好奇的问到。“嗯,都射里面了。他把我放下来用嘴把他自己的精子都吸出来然后在后面压着我的身体把我的脑袋拧到极限把他的臭嘴印在我的嘴唇上面,我抵抗着,他就用他的大拇指和食指掐住我嘴的两边我的嘴就张开了。这个时候他把他嘴里的精子全都吐在我的嘴里然后按住我的下吧不让我把精子吐出来。他说‘吃了。都给我吃了。’我没办法照着他的话把他的精子都咽进去了。我恶心的直想吐。我以为终于结束了。没想到他走到门口把我的高跟鞋拿过来把我的鞋跟捅进我的逼里来回的抽插。那鞋跟好脏啊。都不知道会不会生病。反正这个人很变态,搞了我将近2个小时才说‘今天真爽。现在你可以走了。如果你想留下来也可以。’我操。我跑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留下来。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我一定就是一具尸体了。我起来的时候都走不动道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衣服都破了没法穿了,就直接套上裤子和外套就出来了。我本来以为你走了呢,没想到刚出门就听到你叫我。我好高兴啊。”  听着晓月的自述我兴奋到了极点,一股精液顺着马眼全部射进晓月的子宫深处。晓月也在此时高潮了。高潮过后的女人很迷人。我忍不住亲吻她的嘴唇。四唇相印。
【完】